书摘-个体性

摘自《心智社会》 第五章 个体性

潘奇与朱迪,致他们的观众

 我们的木偶线很难看到,
 所以我们以为自己是自由的,
 相信没有一个物体能按照好坏来行事。
 对你而言,
 我们小矮人看上去没那么鲜活,
 因为我们的意识是木偶的意识,
 生来就是坐在神的腿上,
 传达他们的智慧;
 你们是,
 我们超自然的神吗,
 同样也悬挂在木棒上,
 而且还需要,
 展示自发的魅力,
 掌握在某个更高级的神手中?
 我们看上去像一套内嵌的,
 一个挨着一个的牵线木偶,
 如果你问我他们是谁,
 我们会坚持他是最后一个腹语表演者。
  —— 西奥多·梅尔尼恰克

自我控制

如果人们无法回答某些重要问题,他们通常也会想办法回答一下。

  什么控制着大脑❓ 思维
  什么控制着思维❓ 自我
  什么控制着自我❓ 它本身

  为了帮助我们思考思维是如何与外部世界联系在一起的,我们的文化会以这样的方式教导我们:

image

  这幅图把我们的感觉机制描述为向脑部传输信息,这些信息在脑中被投射到某种内部的心理电影屏幕上。然后,在那个幽灵般的电影院中,一个潜伏的”自我”观察者屏幕,考虑要做什么。最后,那个”自我”可能会在某种程度上重组上述步骤,通过另一组配置往回发送各种信号来影响真实的世界。
  这种概念是说不通的。认为”在你内部存在着一个别的人,在完成你的工作”,这种想法没有任何帮助。这种”小矮人”的说法(也就是每个自我当中都住着一个小人儿)只会引出一条悖论。因为如果这种说法城里,那么,那个”自我”有需要在它内部有另一块电影屏,幕,上面放映着看到的内容!再然后,为了看这出戏中戏,我们还需要另一个”自我”中的”自我”来思考。这个过程会不断递归迭代下去,每个新的”自我”的内部都需要有另一个”自我”来完成它的工作!

  一个单一中心化的自我,这种理念解释不了任何事。因为一个无法解构的事物不能解释其他事物的构成。

  我们常常会包容这种奇怪的理念–我们所做的事是由”某个其他人”,也就是”自我”完成的。这是为什么呢?因为思维所做的许多事都避开了我们的语言意识。

个人身份

无论出于对什么的热情–只是、名誉或钱财,
没有人会与邻居交换自我。
—— 亚历山大·蒲柏

  自我的内部存在一个中心的”自我”,我们怎么会接收这样一幅自相矛盾的画面呢?因为它在实际生活的许多领域中都很好用。这里我们列举一些把一个人作为单一事物的原因。

  物理世界(the physical world):我们的身体和其他占据空间的物体一样。因为如此,我们的计划和决策都要以单一身体为基础。如果空间只容得下一个人,那么两个人就不能都站进去–也没有人能穿越墙壁,或者没有支撑就停留在空中。
  个人隐私(personal privacy):当玛丽告诉杰克一些事情的时候,她必须记住告诉的”对象”是谁,而且她也不能假定其他人知道这些信息。同样,没有个体的概念,我们就不会有责任感。
  思维活动(mental activity):我们常常发现无法同时思考不同的事,尤其是这些事性质相似的时候,因为如果在同一时间让相同的智能组做不同的事,我们会感到”混淆”。

  我们的心理过程为什么常常看上去像”意识流”一样地流淌?也许是因为我们为了保持控制感,不得不简化呈现事件的方式。于是,当复杂的心理场景”捋顺”后,看上去就会像一条单一的理念管线穿越思维一样。
  这些都是强有力的原因,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把自己看做单一的个体。尽管如此,我们每个人还是应该知道,不仅不同的人有自己独特的身份,而且就算同一个人也可以在同一时间有不同的信念、计划和个性倾向。在寻找恰当的心理学理论过程中,单一智能体的理念已经成为一大障碍。理解人类思维对所有人而言都是最困难的任务,而在这个问题上,单一”自我”的传奇只会将我们引入歧途。

邵志鹏 wechat
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
0%